欢迎进入乐橙ag【真.最佳】
全国服务热线: 0538-867655
联系方式

联系人:刘经理

手机:0538-867655

邮箱:564744@163.com

乐橙圆明园防渗工程铺膜已完工(图)

时间:2021-03-22 05:45

  本报讯昨日,在国家环保总局举行的“圆明园湖底防渗工程公众听证会”上,圆明园管理处主任李景奇称,圆明园缺水已成为妨碍圆明园各项系统的主要矛盾。根据有关部门深入研究论证后制定的《圆明园水资源可持续利用规划》,圆明园水渗漏严重,必须有选择地对湖底进行防渗处理。

  李景奇称,2000年9月29日和2001年12月13日,国家文物局、北京市政府正式批复圆明园性质为遗址公园。按照圆明园遗址公园实施方案,需要清除园林内的垃圾,整体恢复圆明园遗址公园的山形水系,逐步调整植被。

  据他介绍,管理处依据圆明园遗址公园的总体规划,按照西部整治、东部调整、突出特色的原则,开始着手进行环境整治工作。从2003年8月至今,完成了遗址保护、湖底防渗、管线预埋等多项工程,投入资金共约8200万元。工程指挥部采取依据规划,专家论证、领导决策的方式,聘请了专家顾问组,成立了由相关专业人士组成的联合设计组,邀请著名专家、学者、院士举行专家论证会,对文物保护、道路、水电、植物、水资源规划等各项工程进行论证,其中就包括防渗工程。

  关于防渗工程的必要性,李景奇称,圆明园不能没有水。历史上的圆明园是一座水景园,以水为纲。由于缺水,畅春园的荷花池严重缺水,大面积荷花生长期缩短甚至枯死。由于缺水,成群的水鸟、野鸭也失去了栖息地。缺水使圆明园的大量植物死亡。

  他介绍,北京多风,湖底因干枯而暴露,且退化厉害。圆明园湖底防渗漏系数较大,渗水性较强。经初步测算,如果圆明园要想常年保持1.5米深的水面,每年蓄水量为900万立方米。

  李景奇说,根据北京市和圆明园的缺水的现实情况,从2002年开始,圆明园管理处组织相关单位深入研究论证,制定了圆明园水资源可持续利用规划,以及东部湖底防渗工程,提出了可行性研究报告。

  2004年11月,圆明园湖底防渗工程开始着手进行,圆明园总面积近352万平方米,水面面积约123万平方米,包括整修码头、水电管线的铺设等工程,其中铺设工程总面积计划为75.5万平方米,单方造价为28.86元,共约2133万元。

  就防渗工程的相关技术,他介绍,防渗方式在技术处理上,能留有0.5到1.5米的覆土,可以栽植水生植物,以保持良好的水生生态环境。另外,保留了部分的侧防渗。

  圆明园管理处副主任朱红会后表示,关于防渗工程,要请各方面专家再来评估。下一步,他们将按照环保部门的要求,积极组织对项目的环境评估,并将根据环评结果,尽最大努力把工作做好。

  此外,针对昨日听证会代表质疑防渗工程是否仍在进行的疑问?圆明园管理处党政办公室副主任何方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称,圆明园湖底防渗工程的主体工程即铺膜已在3月底完工,但种植荷花植被等工程暂时耽搁下来。该负责人坦承,圆明园湖底防渗工程确实没有进行建设项目环境影响评价,目前他们正在按照国家环保总局要求,依法补办环境影响评价审批手续。

  第一,圆明园防渗工程,市区政府和社会各界予以大力支持,投入了大量资金,至今已取得显著成效。下一步要完善方案,把工作做好。

  第二,作为一个具体的部门,只能按照圆明园遗址公园规划精神开展工作,整体恢复和保护山形水系。

  第三,由于供水不足,和自身渗漏严重,缺水已成为妨碍圆明园生态系统正常运转的主要方面。

  第四,我们采用土工膜防渗的方法,能够缓解圆明园水的危机,有利于维持保护圆明园的生态系统,对调节周边小气候有积极作用。

  第五,继续研究圆明园水资源综合利用的问题,对圆明园生态和保护的课题进行研究。

  第六,我们将按照国家环保总局的要求,积极组织环境影响评价,进行科学评估。

  第七,圆明园的工作应该坚持依法办事、科学决策,按照有关法规和圆明园遗址公园规划的要求,推动圆明园各项工作的开展。

  对话“多听不同意见,决策就更合理”国家环保总局局长悄悄来听会,认为听证会意见很坦率

  昨天9时45分,听证会进入专家陈述意见阶段,这时,环保总局局长悄悄来到会场,坐在会议室一个角落,不动声色地听起会来。

  的秘书说,今天解局长并没有安排来参加听证会,但他非常关注这次听证会,提前留了一点时间来听会。

  听会的非常专注,时而浏览手上的资料,时而侧耳听专家的发言,有时还探起身观看显示屏幕上的图片资料。大约听了半小时后,起身离开会场,记者在场外对他进行了专访。

  《新京报》:这是环保总局在环评法实施后第一次召开公众听证会,为什么会选择圆明园这件事?

  (以下简称解):大家关心啊。有不同意见,反映出来,最后到底怎么决策,找一个形式,多听大家的意见,决策就能更合理。

  解:这种形式说到根本上,就是一个政府依法办事。其实在法律上有规定,政府部门做出一些决策的时候,要听取群众的意见是依法行政的一个重要方面。圆明园的问题也就是听证、征求意见,最后怎么样进行环评,怎么样做出决策,实际上就是依法办事。在这个过程中,要进行民主决策,而听证和征求意见就是民主科学决策的过程。

  解:我相信,这么多人参与、这么多人出主意,对这个问题的处理会是一个按客观规律和自然规律,考虑到各方面的因素,让大家都觉得是贯彻了科学发展观和促进人与自然和谐的结论。现在北京市、海淀区等各方面都很支持。

  解:超出了具体的圆明园事件,这个听证会的意义就很大了,这说明了社会的环境意识确实有了显著的提高。本来环保就是大家的事,大家都来关心,这件事就有了希望。

  解:主要是想听听专家们两方面的意见,前几天有一个专家论证会,我也是悄悄进去听了一会儿,挺受启发的。双方面的意见都做了非常全面的阐述,大量的说理、数据、图片。听了以后,第一手的东西就有了,这对环保总局决策这件事有好处。特别是听一些不同的意见,对我们的决策有好处。

  解:很好,发言很踊跃,意见说得挺坦率,而且有些意见就是针锋相对的。既然听证,就不要一边倒,各方面意见都要听到。挺好的!将来一些重要的项目的决策将举办听证会,多听公众及各方面的意见,乐橙这对提高环保部门的管理水平也是有好处的。“防渗工程动工我们并不知情”国家环保总局副局长潘岳称,公众不能总指责政府而应提出可行建议

  作为主管环境评价的环保总局副局长,潘岳昨天一直都在主会台上关注着听证会的各个发言,时常侧耳倾听,时常回头观看大屏幕上的图片。在听证会的间隙,他接受了记者的采访。

  潘岳(以下简称潘):重要的是推动公众的参与,大家都知道公众参与不是政府的施舍,而是法律赋予的权利,举行听证会是想把环保事业和环保理念、意识和公众的行为结合起来。

  潘:对于政府而言,政府就要想到作任何决策的时候,不能拍脑袋定项目,而要多听专家和公众的意见。而对公众而言,也不能总是指责政府不对,而应去说该怎么办,提一些建议和可操作的方案。这样就能形成政府与公众之间良性互动。

  潘:下一步我们首先要科学论证,认真研究,充分吸纳。一旦等到圆明园把环境影响评价报告书报上来以后,我们会根据这次听证会上各方面专家的意见,进行认真审查,并迅速作出决定。

  《新京报》:目前在社会上有个别人抱怨,工程刚开始时环保部门哪去了,为什么没有在开工前就制止这个违法行为?是马后炮?

  潘:我想明确说一下,此前我们都不知道这件事(圆明园防渗工程动工)。媒体报道后,我们迅速采取了应该采取的措施。

  潘:由于这是我们国家环保总局首次举办听证会,有很多不周到的地方,希望社会各界给予坦率批评和建议。这次听证的全过程和最后的行政处理决定都要向社会公开,今后和公众关系密切的环境影响听证会,我们还要继续举办下去。

  本报讯昨天进行的圆明园听证会上,北京市园林局代表未在会上发言。市园林局相关部门领导称,圆明园铺设防渗膜,并没有向市园林局相关部门通报。但他承认,对于防渗膜的相关技术问题,市园林局确实不是这方面的专家。

  这位负责人称,圆明园不属北京市园林局管理。在圆明园防渗工程前邀请的政府部门和专家中,据他了解并没有市园林局相关负责人员。

  针对圆明园园内灌木被伐现象,市园林局监督检查处已对此事开始调查,据悉此次砍伐并没有通过审批。市水务局:等待听证会决定

  本报讯昨天参加听证会的市水务局没有在会上发言,下午记者在征求水务局对听证会意见时,该局以参会人员尚未回局为由,暂未接受采访。水务局相关负责人称,他们等待着听证会做出决定。对于防渗工程是否曾经过水务局审批通过,这位负责人并未明确做出答复。